今年看起来好像平平无奇,但也有一些闪光点。总之让我意识到自己是个缺乏恒心,难以坚持的人。好在自己也有心鞭策自己,成绩和成长也是有的。

January

玩 Minecraft 和 Apex,开始看浅墨的《WINDOWS游戏编程从零开始》,第一次接触了 Windows API,然后开始了几乎可以称之为苦难之路的查文档。做了一个没什么内容,还卡的要死的半成品后作罢。在家真的难学习。

February

2 月,接触聊天机器人,用 Mirai 框架搓了个虚拟海猫,顺便把 Java 捡起来一点点。期间打算和同学一起运营 Minecraft 服务器,但说实话我没有帮上什么忙,还在了解各种服务端的时候群就没人了(悲)。而海猫的寿命到现在也接近尾声(没钱续腾讯云了)哦对了,一二月还有个题外话:牛客寒假算法训练营又和去年一样基本没打。

image-20230103162549914

March

继续 Apex,成功上钻石,在当时算是前15%的分段,玩这么多年游戏以来算是我自己达到的最高的电竞游戏段位(虽然好像是被 Buhuan 拉上去的)。还不要说我是在人均 144Hz 年代玩着小屏幕,720P打起架来还只有三四十帧的破烂电脑。所以说,3 月我简直是玩嗨了。

途中打算画手书但画了几张效果不好放弃了,还是从打基础开始吧。其实也不是全部效果都不好,我觉得每次我开各种坑都还是有一些可以的东西的,但我总是不能持续稳定地产出导致很难最终完成,经常虎头蛇尾或者根本没有尾。TAT,或许是自己缺少合理的计划,喜欢拍脑子做事。

image-20230103162521570

但这个时候另一条几乎已死的线被重新激活了。

XCPC 上我原本已经打算提前铁牌退役,但 cls 还是告诉我一年的时间还是有机会的…我当时的想法是,我还有这么多东西要学,现在还要花大量的时间去 all in 一个我不知道究竟能不能有一个好结果的竞赛,我是不愿意的。

cls 并没有多么寄希望于我,或许是校队的各位对算法竞赛原始的热爱让我没有就这样离开。除了 cls 当时也有其他人劝我继续努力。或许在当时的他们看来我只差一步之遥,但我自己清楚这几乎就是重新来过……一年蓝名的水平我自己是认为不够的,而且整个寒假和开学后的一大段时间我几乎是完全没有碰算法,几乎忘得差不多了。但是我还是继续了,组了新队,然后遇到了好队友 HennessyWithSoul. 或许是好队友们也让我后来确确实实坚持下来了。第二次当队长我真的很想好好和队友们一起训练,提出了一些方案但最后实施的都不太好。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训练方案,但在我的经验看来效果不好,所以我会不放心。

April

从这个月开始今年的主线彻底确定为 XCPC 了。

四月重新开始拿小号打 codeforces,但思维水平和去年暑假相比几乎没有提升甚至还有倒退。

image-20230103165019444

image-20230103165033115

靠 Div. 4 狂 k 水题才能青名,这可不是个好消息。这样看来这么几个月以来我整个思维水平只能说是火箭一样的退步。

于是从这个月开始训练量开始提升。期间也有在认真学 OS 和 ICS. 但数据库是真不想学,或许是叛逆期到了(

虽然此时的水平十分惨烈,但是也开始对未来重新抱有期望了。玩游戏的时间也迅速变少。或许是因为 Apex 的钻石终于上去松了一口气(?)

同时四月也是终于可以赚米了(。之前三月的时候老朋友 childofcuriosity 邀我一起去,但是因为长沙当时封得严重就一直难办。但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出来,主要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我的老毛病社恐,任何与陌生人交流的事都总想逃避,差点直接推掉了。最后家长还是说可以开网课。

image-20230103165859668

还有一件很奇怪的事,翻了微信聊天记录,今年四月她原来还找过我。在我的印象中和她最后的聊天就是 21 年 7 月关于修电脑的事了。还发现春节的时候她也和我问候过。原来我自己都忘了。她也终于从记忆中淡出去了,真好。不过为什么关系恢复正常之后她就继续叫 “老板” 了……为什么当时就没有我的称呼,只是一些奇怪的备注呢。这么看来,今年我还得去向她拜个年,我可不想欠别人的。

May

5 月第一件事,和队友面基!

劳动节我们打算线下打多校训练。有一个队友因为个人原因这个学期一直没来学校,所以是我和 Hennessy 两个人。找不到合适的开黑打比赛地方,于是就去了宿舍外那个相对安静又可以讨论的地方。那是什么餐厅我不知道,店铺名也忘了,总之就是可以团建的那种地方……啥来着。

image-20230103172008065

但是要消费才能入座,所以点了最便宜的饮料——也得二十来块。不过我当时并不心疼,因为每周上午都要去上网课,但室友一上午都在睡觉所以找不到地方我也是来的这里,一节课的工资比这点饮料钱还是多很多的,所以就一直来这了,所以,就有点习惯了?不过后来改成线下了,也就没再去这里,现在看来还是有点奢侈啦。

那天并没有做出来几道题,不过第一次面基,Hennessy 和我去后湖散了一圈,聊了挺多,也就真正熟悉了起来。

5号,我们确定了队名。其实也没想着长期用,但是后面一直懒得再取,而且这个队名也挺好的,就一直用了。

image-20230103172259706

于是 Trust Chtholly 诞生了~

10 号教满一个月的课程,好耶,是第一桶金!

img

整个五月我们的水平稳步提升,我的思维能力应该算是逐渐找回来了。

接着就是 22 号的校赛,我们的另一名队友 Adamska 同学仍然没有回来,所以只能双人成行了。我愿称之为咕咕大师,因为后来在一场更大一点的比赛他又因为有事咕了一半(

磕出了一个思维题,校赛成功金了,和去年相比也算有提升,何况这次我们只有两个人。

另一篇博客中有对校赛获奖的详细记录。

那时我就更加想成为一个 Candidate Master 了,虽然可惜最后还是没有达成目标。

June

因为想再冲一个暑假,所以推辞掉了 OI 补习班的工作(暑假得天天去),打算专心比赛,这次兼职总共收入 3000.

Adamska 也在这一月终于归队,Trust Chtholly 的完全体第一次出现了!

首先是端午节没有回去留校训练玩,享受了三天的豪华单人寝。期间和小学同学狂下云顶,下到半夜两点半。羞愧。羞愧个屁啊我又不是第一次两点半睡觉(

这月经常头疼暴走,原因全部来自有点密集的小班讨论,几乎只有我一个人在做,组员都不管不问。我还是劝专业老师们不要照搬国外的小班讨论,就国内学校这环境来说实在是折磨人,反正是折磨到我了,组员全是哑巴,资料全我做老师还要找我的麻烦。不过 Adamska 老师遭遇了比我更猛的劫难:短短几天内完成 datalab、bomblab、bufferlab 和全套 ucore 实验。如果时间充足,做这些实验确实是一种享受,但逼起来性质就变了……

我们这月也正式开始了团队集训,晚上都住研楼 D 栋。

July

进步很快的一个月,掌握并实践了许多中高级算法。但是懒癌犯了,面对超高温越来越不想出来到院楼去,而是在寝室里呆上一天。

然而偌大的院楼开个会还嫌我们校队只用一个教室用电用多了,要赶我们走。着实有点地狱了。稍微正常点的 ACM 集训队好歹会有个随便使用的大教室,我们不仅没有,只是来个无人教室开个灯吹个空调就让那么大个院楼受不了了……?

传统竞赛现在确实越来越不受待见了,但在我们学校确实还是有点过了。

image-20230103175150607

CF 继续进步,但之后就没有再打了,咕咕咕了。我个人觉得剩下的时间得好好补算法,有太多基础东西不会了。这是不是和大家的竞赛学习顺序有点颠倒了?(

对了,上大分的这天,31 号,是我的农历生日,然而我自己都忘了,还是母亲的电话我才知道。于是我毫无防备地就让自己的 19 岁偷偷溜走了。再也没有 1 打头的年纪了。再摆一遍我在之前博客已经摆过的:

人不是慢慢长大的,人是一瞬间长大的一样,18之后是19,处于19那个阶段特别想回到18吧,可是时间一直向前,不作停留,给你的回报只是我们称为成熟的东西。

——村上春树

August

这个月继续训练,总结杭电多校的题。队内知识点分工时数学出了点问题,没有人会数学……数学太难了。不过队友们的图论、DP和字符串确实比较稳。而我就做做思维题和计算几何混一混?(

我也是主要负责队内的数据结构,但奈何 XCPC 上的数据结构几乎都是金牌题,还是有点难啃的。

这个月也有点力不从心,开始转移注意力了。先是老朋友开了个 MC 服叫我帮忙去管理下,靠着年初积累和常年积累的资料查询能力自认为还是做的比较好的,搞了很多地图,只不过服务器最后也是无疾而终就是了。

然后室友回来后居然入坑 Apex 了,但很可惜我们没咋一起玩:我在重新冲白金的时候他还在新手村摸爬滚打,等到他有点技术了我的电脑彻底对 Apex 单方面报废玩不了了,悲。后来也就慢慢失去了对这个游戏的热情吧。

September & October

本来想融入一下新班级的,但是好像大家都没这意思,好像比之前的班级还要更冷清……哈哈

但是分流出来的专业课还是比较满意的,除了 AI 的老师不太行,然后人机交互事有点多。如果没分出来这学期我得忙死,对我这种懒狗来说就根本没机会继续和队友们刷往年比赛了。但 Adamska 是真的有毅力,留在原来专业陪我和 Hennessy 一起坚持训练,这两个月的提升也很大,踩了很多坑,也让我们更加自信了。

对了,从这学期开始我重新开始写自己的软渲染器,这次真的把很多东西弄懂了。我觉得收获是很大的,图形学方面,在实时渲染上我已经算是入了小门吧。

November

银了!做梦都不敢想的成绩。原本以为我们今年大概率拿个铜牌或者几个铜牌,没想到开场就是银。另:这场 Adamska 只打了一半就去期中考试了,留下我和 Hennessy 两个人调了半天大模拟。而那个大模拟在那场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稳金题。金牌我还是不太敢想……区域赛以后也不会有了,除了 Final。

没错,我们应该是获得东亚 Final 的机会啦。Final 拿金牌确实有点天方夜谭了,毕竟大家都觉得 Final 铜 > 其他银。

December

打完今年的区域赛之后,和一队打了一次星,感受他们恐怖的实力,真的是湖大之光了。我坐着几乎是挂机,俩人也能打进前 15,恐怖如斯,太强了。神级学弟还说有一题是和我讨论的结果给我点面子,但其实我也只是口胡了大方向,具体算法还是他迅速给出的……

没啥事就回家了,学校发自愿返乡了。1 月到 11 月一直在做核酸,结果 12 月阳了。

19 号开始发烧,特别难受,到现在才缓过点神来,但我好像又变成废人了……啥也不想干只知道玩。希望能尽快继续学习吧。我想我真的得开始尝试去触碰从初中就开始的梦想了……

新的一年不想立太多 flag,好好生活吧,然后做自己想做的。

写在这里,防止未来自己的岁月史书